我的名語錄
創業成功忠是本、立身行道孝為先。...more
你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,但你可以控制它的寬...more
仔細審查事實狀況,無論它多麼苦澀,然後做...more
生涯會客室
今年我已經高三了,所以明年就要考大學,在自己的生涯藍圖,我正在思 ...more
行行出狀元 >工作大千世界 回上一頁
刑事鑑識偵查員:現代福爾摩斯
2009/9/8

李昌鈺旋風,讓國人見識到刑事鑑識偵查的魅力。如果具備明察秋毫的蒐證力,和冷靜嚴謹的推理能力,你也有機會成為現代福爾摩斯。

撰文◎謝其濬 照片提供◎法新社


 
刑事鑑識偵查員 的 資格條件
■學歷:警專或警察大學
■科系:警專刑事警察科或警察大學刑事警察研究所
■特殊要求:刑事鑑識偵查員不可有色弱

 
 在美國創下高收視的「CSI」系列影集,描述刑事鑑識調查員的破案過程,整個影集中最精采的部分,就在調查員往往憑著一滴血印、一只煙頭等微不足道的線索,讓嫌犯無可遁逃。
 在現實生活中,台灣也有這樣一群「CSI」,在每個案發現場,細心蒐集犯罪證據,從蛛絲馬跡中,找到破案的重大關鍵。


 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

 4月18號晚上9點鐘,新店警察分局鑑識小組偵查員蘇瑞證接到通知,前往一處遭到行竊的民宅。那是一幢老式平房,竊賊從後門門頂上的空隙跳進來,剪斷鐵窗,取走了首飾、手表、古董相機和名畫。
 夜色中,蘇瑞證拿著小型的探照燈,先是仔細地檢查了門上留下的指印,再反覆地看了竊賊剪斷的鐵窗和窗框,「應該是個慣竊,因為他戴了手套,只留指印而沒有指紋,」蘇瑞證老神在在地說,「不過,再有經驗的竊賊,也會有他疏忽的地方。」
 蘇瑞證走進凌亂的屋子中,他一方面蒐集那些遭竊賊翻過的物件,小心翼翼地排放在桌上,從他的「指紋採證箱」中,取出一個大塑膠袋,將那些物件套住,周邊用膠帶封面,再放進一台小型的加熱器,上頭用錫箔紙盤裝了一些特殊的化學藥劑。
 趁著化學藥劑受熱揮發,他拿著燈光,來來回回地搜尋著原本是附在名畫上的玻璃片,「為了拆畫方便,竊賊通常會把手套取下來,就可能不慎留下指紋,」蘇瑞證解釋,果然如他預料,玻璃片的側邊上,有一枚可疑的指紋。
 因為化學藥劑的揮發,會讓附著的指紋浮現出來,因此蘇瑞證重新檢查那些竊賊可能觸碰過的物件,終於又在一個包裝套上,找到了兩枚可疑的指紋。
 蘇瑞證說,將這些指紋送到電腦裡,和資料庫比對,如果竊賊之前有案底,大概就難逃法網,不過,因為採到的指紋可能是主人的指紋,他還是請對方留下指紋紀錄。
即使是一個尋常的竊案現場,蘇瑞證一絲不茍地指紋採集,也花了一個多小時,而他的手機不時響起,告知有第二個、第三個犯罪現場……。
 顯然,這又是個忙碌的夜晚。


 科學辦案,物證會說話 

 自稱是因為「興趣」而踏進警察這一行的蘇瑞證,已經當了近20年的警察,前兩年還是派出所的基層警員,後來參加偵察員相關考試,成為刑事警察。蘇瑞證解釋,刑事警察和一般警察最大的不同,就是前者不需要穿制服,可以穿便服進行刑事案件的調查。
 就像「CSI」影集裡從各種途徑找尋犯罪證據,蘇瑞證的工作內容除了蒐集指紋之外,還包括了尋找DNA相關物證、彈道重建,不論是竊案、命案、車禍、槍擊案,都需要鑑識偵查員出面擔任現代福爾摩斯的角色。
狡猾罪犯無所遁形
 蘇瑞證說,每一個犯罪現場都不一樣,對鑑識調查員都是全新的挑戰。
 有的犯罪現場橫跨好幾個地點,比方說,今年2月初,發生在北宜公路的2死4傷車禍,就涵蓋了討債擄人、飛車槍戰和車禍,即使是好幾個偵查員一起搜證,蘇瑞證還是從半夜一直工作到天亮。
 有的現場則線索太少。蘇瑞證就遇過一個犯罪現場,唯一的證物就是印了不完整鞋印的加油站發票,「每個人走路的『擦地痕』都不一樣,也可以當作一種個人特徵,」蘇瑞證說,而他就憑著這只不完整的鞋印,讓嫌犯俯首認罪。
 每天工作長達12個小時、工作經驗豐富的蘇瑞證,眼裡有一種見識過大風大浪的鎮定,他從經驗法則推斷,只要天氣轉熱、轉晴,通常就是犯罪滋生的時刻。
打擊犯罪,已經成為蘇瑞證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他心中唯一小小的遺憾,就是有時候案子一多,人手又不足,他能夠在每一個犯罪現場所花的時間和心力,也就相對有限了。

 
回主題區| 上一頁| 下一頁| 頁|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