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名語錄
感激傷害你的人 因為他磨練了你的心志 感...more
天才只不過是以非習慣性的方法理解事物的能...more
Try到不能Try,才說不可能...more
生涯會客室
人都是需要潛能激發的,只是天生的性格讓我變得比較內向,上學期學校 ...more
行行出狀元 >勇敢追夢人 回上一頁
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:夢想不死,機會就等你
2008/10/2

魏德聖說,海角七號講的是一群不甘於命運平凡的人,沒有掌握到人生的第一次機會,努力去引爆「第二次機會」的故事。這何嘗不是魏德聖個人的真實寫照?   撰文◎鄭詠澤  照片提供◎聯合知識庫

    電影《海角七號》上映月餘,把許多不看國片、甚至不看電影的人都拉進了戲院,光是台北市就曾開出單日破千萬的票房,是許多國片從上映到下檔也無法達到的成績,這部電影紅了一票演員,更紅了編劇導演一肩扛的魏德聖。而海角七號才只是他的第一部電影而已。

    今年40歲的他,用自己對電影的熱血引爆了觀眾對國片的熱情。以前求都求不到的廠商、唱片公司、出版社、製作人,現在搶著要談合作,對照當初南下恆春拍片時,公司只有50萬現金,片子拍到一半沒錢買底片的種種窘境,魏德聖直說,真沒料到會有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過海角七號還在熱映,他已經急著籌拍4年前胎死腹中的《賽德克巴萊》。

    4年前魏德聖籌拍霧社事件的短片在網路上流傳,引起熱烈討論,一個從來沒有拍過長片的初生之犢,一出手就想拍2億元的電影,外界驚訝之餘,更多是不解,「台灣原住民的故事有誰要看?」「2億台幣的國片,怎麼可能?」許多人當他是瘋子,魏德聖想拍台灣「末代武士」莫那魯道的夢想無疾而終,讓當時35歲的他,差點萌生退出電影圈的念頭,只是說歸說,終究還是放不下最熱愛的電影。

關在牢籠的鬥犬 渾身力量卻沒戰場

    「很多人在30出頭就放棄了人生,」熬了10幾年終於出頭天的魏德聖感嘆。如果一個人可以活到80歲,扣掉前20年受教育,後20年老得動不了,還有40年要過。25、26歲找到人生方向,才努力個5、6年,過了30歲沒看到結果,就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,意志開始動搖,懷疑是否該跟別人一樣結婚生子,是否該放棄夢想遷就現實……

     「可是你有沒有想過,你才花了10年在你喜歡的事情上就妥協放棄,等於你的人生只奮鬥了10年!難道要把夢想移植到下一代身上,難道未來50年都要過著沒有夢想的人生嗎?」魏德聖原本平穩的語氣激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海角七號,就是魏德聖力圖反駁這個社會的聲音。賽德克巴萊籌拍失利,讓他負債200多萬,但不管怎麼絕望,魏德聖就是不願意用「不可能」來敷衍自己。3年來他把自己當成拍片機器,努力還清債務,同時不放過任何提案機會,一家一家敲門,這家不行就換下一家,靦腆的他為了籌資,連在咖啡廳看到素不相識的施明德,都勇敢上前自我介紹。

    「我就是不甘心啊!如果片子拍完大家還是不認同,我也就認了,但是沒有拍就放棄,我怎麼可能會服氣!」

    這股不甘心的心情,讓魏德聖就算只能靠泡麵果腹也要堅持下去。他形容過去3年的自己像是關在籠裡的鬥犬,全身充滿了力量卻找不到戰場。這段期間,魏德聖日夜思索,他哪裡做得不夠好?還有什麼可以做的嗎?還有什麼方法還沒試嗎?

從撞球「九號球」獲得啟發

    最後「撞球」給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撞球運動裡有一種玩法叫「九號球」,先打進九號球的人就贏得比賽,但規則是母球必須先撞到數字最小的子球,否則就算犯規。魏德聖想了很久終於明白,如果賽德克巴萊是他最想打進袋的九號球,海角七號就是那顆數字最小的子球,沒有敲中這一顆,怎麼打也打不中九號球。

    有志難伸的怒氣,成為海角七號的引線,「這部電影就是要把過去所有潑我冷水的人打得抬不起頭來!」

    因此海角七號對魏德聖是勢在必得,儘管公司只有50萬的現金,他還是全員拉到恆春拍戲;政府只給了500萬的輔導金,他抵押自己的房子、貸款3,000萬,最後拍出5,000萬的電影,創造了超過2億的票房。

    回首拍片中遭遇種種的困難,魏德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怎麼撐得過來?

    4年前,沒人願意支持他拍莫那魯道的故事;4年後,他要拍《海角七號》這樣通俗的商業片,還是找不到資金,每天為了錢焦頭爛額。有一次劇組拍下他一張照片,照片裡的他緊抿著唇,表情凝重、眼睛注視著遠方,那是他第一筆貸款下來之前,苦思去哪裡找錢的表情。

    還有一次演員人都到了恆春,卻發現導演臨時去了台北,因為劇組已經窮到連底片都買不起,必須緊急回台北借錢;還有更多次抱著希望募資、卻空手而返的挫折,與股東、合作廠商的摩擦……,他都忍了下來。

    直到電影拍完、剪好,為了後製追加預算,他再度拜訪已經拒絕他數次的創投公司,對方看完直誇好看,卻還是不願意掏錢投資,他也忍了下來。

電影真正主角是「第二次機會」

    為了拍電影,魏德聖什麼都咬牙忍了下來。他的滿腔怒火,終於炸開國片近10年最燦爛的火花。他曾說,海角七號這部電影真正的主角是「第二次機會」,指的不光是電影裡失志的歌手、兩代的友子、機車行員工和小米酒業務員,還包括現實生活裡的自己。4年前投資人沒有給魏德聖和賽德克巴萊機會,4年後魏德聖給了自己第二次機會,也給了國片和台灣的觀眾第二次機會。

 
回主題區| 上一頁| 下一頁| 頁|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