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名語錄
天才只不過是以非習慣性的方法理解事物的能...more
Try到不能Try,才說不可能...more
想要更棒就別怕苦...more
生涯會客室
很高興自己有機會參加職涯探索講座,以及接受適性測驗,現在我可以依 ...more
職涯大補帖 >名人輕鬆談 回上一頁
漫畫家彭傑:台灣登上日本漫畫聖堂第一人
2011/9/12

成大建築所畢業的彭傑,原本可循傳統正軌,當一個建築師,但他卻選擇世俗認定「鐵定餓死」的工作──漫畫家,成為台灣畫進日本漫畫界的第一人。

過去40多年來,沒有外國漫畫家能登上日本《週刊少年JUMP》,來自台灣的彭傑卻辦到了!《週刊少年JUMP》每期發行量達300萬冊,曾捧紅知名暢銷漫畫《七龍珠》、《灌籃高手》、《火影忍者》等,平均每一本有3.5人傳閱,也就是說,彭傑的作品每個月可讓1千萬名日本讀者看到,這是很驚人的數字。

彭傑的漫畫之路啟蒙自《小叮噹》,早在念幼稚園時,就因為看了《小叮噹》,開始動手模仿,小學時更把空白影印紙裝訂成冊,畫漫畫供同學傳閱,「我從小就喜歡畫有格子、有時間軸的故事,畫人像或單張漫畫,我比較沒興趣,」因為同學反應不錯,他就這樣一路畫下去,並萌生想當漫畫家的念頭。

別讓社會決定你的價值

不過個性務實的彭傑,還是遵照父母想法走上升學之路,功課也一直名列前茅,就讀台中私立名校衛道高中時期,幾乎都是第一名。但即使循規蹈矩,偶爾也會反骨,高二選組時,老師建議彭傑選擇第三類組,聯考時報考醫科,彭傑卻故意唱反調選了第二類組。父母和老師退而求其次,希望他以台大電機系為第一志願,但高三推甄時,彭傑卻剔除電機和資訊等熱門科系,選擇跟畫畫有關的科系──成大建築系。

為了給父母交代,彭傑從建築系一路讀到成大建築所,還考取了建築師執照,但彭傑心中很清楚,這並不是他想要的,他的漫畫創作一直不曾間斷,想當漫畫家的夢想也日益強烈。

大多數人認為,醫生或科技新貴才是「好工作」,當漫畫家鐵定餓死,但對彭傑來說,這些世俗認定的好工作,是由社會決定你的價值,很多醫生或科技新貴,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走這行,「我要的不是外界認定的價值,我要創造的是『彭傑』的價值。」

高度自律 喜歡就不覺得苦

為了做一個職業漫畫家,彭傑非常自律,維持固定交稿的習慣,每天晚上11點就寢,早上7、8點起床後開始創作,中午稍事休息,又繼續創作,和一般上班族沒兩樣。「自律是後天訓練的,一個人的意志力有限,所以要養成習慣,這是我自己的選擇,所以我會自動去做,既然我喜歡這份工作,就不覺得苦,」彭傑認真地說。

求學時期成績優異的他,凡事都會訂定計畫表,而且一定按表操課,這個習慣一直維持到現在,他每個月都會排好截稿日,決不會拖到隔一天。彭傑的經紀人──友善文創總經理王士豪說,彭傑的稿子從來沒有晚交,通常都是早交,「如果每個人都像彭傑一樣,我就可以常放假了!」

漫畫界新人 陣亡率奇高

王士豪強調,想成為職業漫畫家,就必須面對截稿日的壓力。曾在動漫雜誌擔任13年的編輯,王士豪看過太多年輕漫畫家,一開始滿懷雄心壯志、野心勃勃,但卻後繼無力,只有彭傑持之以恆,甚至當兵時還能抽空交草稿,「當我拿到這些草稿時,我就在心中告訴自己,這個人一定會成功。」

王士豪說明,月刊一個月最少要畫30頁,有7、8成的人都無法達成,很多初入行者不知天高地厚,以為可請助手幫忙,殊不知一般漫畫家每頁稿費只有新台幣300~800元,取平均值一頁500元計算,每個月只能領到1.5萬元,這是吃不飽、餓不死的行情,不可能有餘裕請助手,因此陣亡率很高,台灣、日本皆一樣。《週刊少年Jump》一年大概有50幾個新人,但隔年往往只剩下1、2個。目前彭傑每月的產量多則超過100頁、少則70~80頁,屬於生產穩定又快速的漫畫家。

有才氣無傲氣 接受批評修改畫風

彭傑進軍日本,並非一路順風,起先日本編輯看到彭傑的作品,評價是「故事內容很熱血,但畫風很老派」。聽到這樣的批評,彭傑毅然改變畫風,詢問周遭朋友意見、參考最新的流行漫畫,再找出其中自己可接受的畫法加以改進,前後花了1、2年時間摸索嘗試,直到現在也還在不斷修正。

「有才氣就有傲氣,許多新進漫畫家不願意改畫風,但我最終的目標是要成為有連載作品的漫畫家,所以只要編輯要求我改,我就改。」這樣的配合度,讓彭傑得以打入長年封閉的日本漫畫界,成為台灣漫畫家登上《週刊少年JUMP》的第一人。

彭傑很清楚,「漫畫家這份工作不是顯學,是一份不容易被外人理解的工作,沒有決心、缺乏自律的『草食系』通常撐不下去,要像我一樣積極有野心的『肉食系』才能生存。」

收入超過進建築師事務所

目前彭傑的月收入,有時可以超過10萬元,和在建築師事務所工作的同學月薪3萬元相比,一點也不會遜色。追求理想不是做白日夢,而是要有紀律、要付出代價的,彭傑直率地說,「我告訴很多想走這行的年輕人,要當漫畫家,東西先拿來給我看再說,但通常講了這句話,只有10%的人會拿來,而這些人當中可以忍受被改稿、被批評的,又只剩下不到10%。」

彭傑不諱言,「很多年輕人比我有天份,小我十幾歲卻畫得比我好的大有人在,但現在年輕人太聰明、也太會計算了,反而無法持之以恆。」職業漫畫家就像職業運動選手一樣,必須要下苦功,每天都要創作、還要不停地修改,王士豪開玩笑說,「不要命、不會算」的人,才會來當職業選手,而這些人才是真正會堅持下去的人。

父母期盼能重回「正軌」
即便現在小有成績,當公務員的父母還是不死心,希望他走回一般世俗認定的「正軌」,偶而會提醒「建築的東西不要忘了!」對於人生循規蹈矩的父母來說,「漫畫家」這份工作很難理解,彭傑登上《週刊少年JUMP》的新聞上報後,父母覺得與有榮焉,還把報紙剪報存檔,對彭傑來說,這就是現階段能給父母最好的交代了。
 
回主題區| 上一頁| 下一頁| 頁|1